• 用户名:
  • 密码: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详情
民粹思潮涌动英伦 法拉奇成特朗普的座上宾
2016年12月09日 12:16    来源:人民网

  英国独立党新领袖承诺实现“真正的脱欧” 11月28日,在英国首都伦敦,独立党前党魁奈杰尔·法拉奇(右)向新党魁保罗·纳托尔祝贺。英国独立党新党魁候选人保罗·纳托尔28日赢得党内投票,成为独立党新党魁。胜选后,他承诺将促使英国政府带给人民“真正的脱欧”,让英国重新强大起来。 新华社发

  在英国民粹主义处于上升势头的背景下,11月28日,英国民粹主义主流政党独立党产生了新党魁。39岁的保罗·纳托尔在党内选举中高票胜出,成为该党主席。纳托尔在就职演讲中阐述自己的主要纲领,称将推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给英国人民“一个真正的脱欧”。他还雄心勃勃地希望独立党能够取代工党,成为代表英国工人阶级的“爱国声音”。

  纳托尔在就职演说中表现出的自信,很大程度上源自独立党今年的作为。对于该党来说,2016年无疑是“胜利的一年”,他们不仅实现了多年的“梦想”,通过全民公投使英国选择脱离欧盟,而且还向欧洲大陆“出口”自己的“成功理念”,对欧洲大陆的民粹主义推波助澜。

  一家医院的不同病人

  谈到英国的民粹主义,一名媒体专栏作者告诉记者,英国与欧洲大陆的民粹主义虽有一些联系和相似,但是在理念、规模、发展程度上又有一定区别。“在民粹主义的影响下,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就像两个病人虽住进了同一家医院,但病症不尽相同。”英国的民粹主义往往与“疑欧”联系在一起,还没有发展到马上要“夺权当政”的地步,这一点与一些欧洲大陆国家不同。

  作为目前英国主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英国独立党以推动英国退出欧盟为主要目的。它与法国“国民阵线”等欧洲大陆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不同,虽然主张收紧移民政策,但是反对极端民族主义,也反对歧视不同族裔的移民。

  英国另一民粹主义政党国家党具有强烈的新纳粹色彩和反伊斯兰论调,但目前在英国没有影响力。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国家党失去了所有席位,党魁格里芬也败选。不少选民转而支持独立党,国家党走向衰落。

  独立党近几年在英国的影响力迅速扩张。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该党甚至拔得头筹,超越保守党和工党,成为欧洲议会中的英国第一大党。2015年英国大选中,独立党的得票率从上次大选的3.1%增长至12.6%,成为英国第三大党。

  民粹主义思潮的推力

  对于民粹主义在英国的上升,此间分析认为有多重原因。

  首先,是移民问题。对于移民,英国精英阶层看到的是人员自由流动的积极意义,而很多底层大众看到的则是移民造成自己生活状况不断恶化。由于欧盟人员自由流动原则的存在,东欧移民不断涌入英国,英国大众阶层认为,这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工作机会以及生活质量。外来移民还给英国人带来了恐怖袭击的阴影,尤其是在法国和比利时相继发生恐怖袭击之后,他们心里的排外情绪有增无减。

  在英国6月23日“脱欧”公投后,很多欧盟国家舆论都认为,如果欧盟在限制移民问题上能给英国更多的灵活性,英国民众或许会选择留在欧盟。正是看到了移民问题对民意的影响和对民粹主义的助长,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多次表示,限制欧盟人员向英国的自由流动将是她在与欧盟的脱欧谈判中坚守的“红线”,她要重新收回边境掌控权,严格控制移民。

  其次,经济原因在英国民粹主义上升中扮演了不可忽视的角色。英国独立党的支持者中,很多人都来自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他们当中很多人生活都比较困难,认为自己没有从国家经济发展中得到应有的好处,对传统主流政党保守党和工党都抱有不满情绪。

  再次,民粹主义在英国的上升,还反映出民众对精英治理的不满。英国利兹大学一名教授告诉光明日报记者,无论在英国还是在欧洲大陆主要国家,精英脱离大众的现象都严重,精英甚至被大众视为自己的对立面。在普通百姓看来,国家机构和欧盟机构的设置,应该起到服务百姓的作用,但事实却是这些机构运作失灵。传统政党缺乏民众信赖的强势领导人,也给民粹主义政党创造了“政治空当”。

  最后,与欧洲大陆主要国家不同,英国社会中疑欧主义尤为严重,甚至执政党都“率先垂范”,不断干扰欧盟一体化建设,这为民粹主义的出现和上升创造了特有的温床。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11月28日举办了一场英国脱欧对欧洲政治生态影响的研讨会,一名与会专家表示,布莱尔、卡梅伦等几任英国首相都对欧盟抱有怀疑态度,有意无意间为英国脱欧打下了基础。

  法拉奇:特朗普的座上宾

  民粹主义在英国的上升,不仅影响英国国内政局,而且不断搅扰英国外交,对英国外交政策的制定或多或少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短期来看,主要影响有两点。

  一是影响英国脱欧谈判政策的制定。在民粹主义的强大压力下,英国政府不得不把限制移民作为脱欧谈判中首先考虑的问题和首先追求的目标,甚至不惜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尽管这将不可避免地对英国经济造成冲击,但是,英国保守党政府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政治选择。“首相特雷莎·梅首先考虑的是政治,而不是经济。”一名英国议会消息人士最近对光明日报记者这样说。

  二是干扰了英国极力维护的英美特殊关系这一外交基石。英国独立党的精神领袖奈杰尔·法拉奇因为与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及其侧近人士关系密切,最近已经成为英国政府的“眼中钉”。法拉奇曾担任英国独立党党魁多年,英国“脱欧”公投后,他宣布已达到他个人从政目的,辞去英国独立党党魁一职,但他目前仍然是该党的精神领袖。

  特朗普竞选期间,曾特意要求法拉奇到其竞选集会上演讲造势。特朗普当选后,法拉奇是他接见的第一位英国政客,这让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不由得不嫉妒。特朗普最近甚至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称,希望法拉奇出任英国驻美国大使。尽管英国政府高层指责法拉奇正在“切断”英美沟通渠道,但是他依然我行我素,称将于近日再次前往美国,与特朗普团队会面。(记者 林卫光)
 

 
宜兴广播电视台(集团)旗下网站
宜兴广播电视台(集团)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强烈建议使用 IE7.0 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
《陶都传媒》网站法律顾问:江苏阳羡律师事务所 许一一律师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